虾蛄何来双状元
  • 2020-04-29 11:26
  • 来源: 本网
  • 发布机构:
  • 【字体:    

  在南澳海里,有一种虾不是虾、蟹不是蟹的小蛴类,叫虾蛄。

  虾蛄虽小,武艺惊人,从他身上的连环甲可见他的威风。他与龙头鱼是邻居,龙头鱼是一个文质彬彬、勤读诗文的书生。虾蛄心术不良,总是以武压文,欺负龙头鱼。龙头鱼认为这是小人之举,不与其计较。

  那年夏天,海龙王下令龙宫举办一次选拔文官的考试。水族里喜跃抃舞,奔走相告。虾蛄对埋头苦读的龙头鱼说:“龙头鱼哥,龙王要考状元,你知道吗?”龙头鱼以为虾蛄在取笑他,便若无其事地说:“你总要拿我寻开心,真是的!”虾蛄不由分说,硬拉龙头鱼去看布告,龙头鱼看完笑笑说:“你看我能登大雅之堂吗?”虾蛄说:“能!看你诗词满腹,谁能比得上?于我看啊,十拿九稳。”龙头鱼摇摇头说:“过奖了。”

  其他鱼虾蟹也来鼓励龙头鱼,支持他去赴考。龙头鱼在大伙儿的帮助下,提高了信心,日夜勤奋学习,终于鼓起勇气赴考去了。

  考试回来,神采奕奕的龙头鱼对正在练功的虾蛄说:“告诉你个好消息,监考官透露,海龙王准备在冬季选拔武官,你得好好准备。”“真的吗?”虾蛄高兴地跳了起来,并翻了个跟斗,说:“功夫不误有心人!”

  从此,虾蛄没日没夜地苦练。就在一个风浪大作、寒气袭人的冬日,武状元考试在龙宫开场了。大清早,寒风凛冽,但鱼、虾、蟹、蛇、鳗、贝等个个都全副武装,威风凛凛,纷纷上场。你看龙虾身披黑铁链卷甲,头戴黑铁盔,尾张“三帆”;海龟身披袈裟甲;海蟹身披挡箭牌;黄金鱼身穿连片黄金甲;虎头鲨、斧头鲨身披护身沙衣;还有巴浪鱼,身背银盔甲,尾上还护上三角形的铁甲板;那蛇鳗更出奇,从头到尾涂上了防捕油。个个刀枪剑戟,使箭挥棒,各显神通,施展平生本领,欲夺个金魁状元。

  经过一场激烈精彩比试,鱼、虾、蟹等考试完毕,没多久,文、武官的金榜首位列上了龙头鱼和虾蛄。喜报传来,虾蛄高兴地跳了起来,龙头鱼热泪盈眶。左邻右舍、鱼兄蟹弟、贝姐虾妹,都来祝贺庆喜,欢呼声接连不断。

  龙头鱼与虾蛄商量,为感谢大家的关心,决定两家合伙设席摆宴答谢大家。席上,龙头鱼搏得大家的敬佩和羡慕,这个祝酒,那个碰杯,结果醉了。隔日,尽管喝了不少解酒汤,龙头鱼仍昏昏沉沉起不了床。

  事有凑巧,才隔两天,海龙王领奖加冠令下来了。龙头鱼病情虽有好转,但仍起不了床。他请来虾蛄,嘱托说:“虾蛄老弟,我还得躺几天,你到龙宫去,禀报龙王,说候我病愈之后,即上龙宫朝见龙王,请龙王谅情是幸,如有奖品加冠,也劳驾你代领回来,如何?”虾蛄说:“什么劳驾!老兄老弟,又是好邻居,何用客气,你尽管安心养病,早日康复,到时双双戴上冠冕上龙宫,那才够意思哩!”

  虾蛄领到龙王授予的文武冠冕,喜悦的心情简直无法形容。他身披银色甲,头戴武状元盔,帽的上端还插着两根雉鸡尾,一摆三抖动,好不威风。走着走着,他忽然想起文状元的冠冕,不如让我戴上试试,于是他换上了文状元的头冕,走到水边借着倒影看着,觉得很神气,内心好高兴,骤然邪念横生。心想,水族中从未有过文武双全的状元,要是都落在我身上,文冕武冠一并戴上,那才叫威风呢!但他又摆摆头否定了:哪有一人头戴两顶冠的?

  他苦苦思索着,终于想出了娶一贤惠娇妻,夫武妻文的妙计,心里好不高兴,行动也飘飘然起来。他走得肚饥口渴,便走进一家酒店,吃喝个酩酊大醉,才跌跌撞撞上路。走到半路,酒性大发,只好躺倒在路旁,自言自语道:“天还早,睡一觉再走不迟。”他酒醉心头定,怕两顶冠冕被人偷走,便把自己的头冠戴上,以保万无一失;而龙头鱼的冠冕,放在哪儿都欠妥,索性把双脚套进冠冕去。这一来,他头戴武状元头盔,身穿连环甲,脚套文状元的头冕,真是威严无比!此时,他的得意驱散了醉意,心想:不如把冠冕占为己有,赶快向龙头鱼报失,对!我得见机行事。

  虾蛄回到了家,藏好龙头鱼的文科状元冕,哭丧着脸去对龙头鱼说:“龙头鱼哥,都怪我粗心大意,把你领回的头冕丢了。我走到半路累极了,坐下打了一盹时,不知被哪个狼心狗肺的,把为你的头冕偷去了。”说着,他竟哭了起来。这时,龙头鱼病已好多了,他听罢只淡淡一笑,说:“那些不要脸的,大有人在,既然是丢了,也就作罢,何须如此惋惜呢?”虾蛄说:“这样吧,把我的武头盔赔你,不然我很不安心的。”说着,他双手托上盔冠。龙头鱼笑着说:“这合适吗?其实偷去的也没什么用场,快回去休息吧!”

  虾蛄没想到如此得心应手,他自我陶醉的同时,还将龙头鱼骂了一顿,说他是十足的书呆子,不中用的文人。但他又犯愁了,头冕得了又怎么样?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,戴不得戴,用没有用,不如放出风声,说我调入龙宫去任职,然后迁走他乡。

  虾蛄想逃避了事,他窜到浅滩去炫耀自己。他头戴盔帽,脚着文冕,招摇过市。一天,终于被好管闲事的金钱花鱼碰上了,他见虾蛄这般打扮,经过一番了解,终于知个一清二楚,便把事情的真相告诉龙头鱼,金钱花鱼对龙头鱼很同情,石斑鱼也为他抱不平,责骂虾蛄无耻,大伙儿都表示要为龙头鱼出口气。龙头鱼在大家鼓动下也发誓,对于盗名窃誉、枭情绝义的,是不能放过的。

  从此以后,虾蛄再也不敢到深海里去,一年一年,子子孙孙,见了龙头鱼就屈身低头缩成一团,紧紧抱住头盔和冕帽,生怕万一被夺回去;而龙头鱼则趁他屈成一团的时候,向前一冲,张开嘴巴,“呼”的一声,轻而易举就把虾蛄吞吃了。人们要问:虾蛄一身布满硬壳,连脚也有“牙”,还不停地张牙舞爪,文质彬彬的龙头鱼怎么治得了他?其实渔民最了解,在海里虾蛄的壳是软的,缩成一团时,正合适龙头鱼生吞活剥呢!

  选自《广东民间故事全书·汕头·南澳卷》

  搜集整理:林松阳

  (选入时有删节修改)


相关附件: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
主办:汕头市南澳县人民政府办公室  承办:汕头市南澳县信息中心  网站标识码:4405230001  联系我们
粤公网安备 44052302000038号  备案号:粤ICP备20008825号  技术支持:南方网  网站地图

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“南澳县人民政府门户网站”,是否继续?

- 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