枭过鲎母
  • 2020-04-29 11:22
  • 来源: 本网
  • 发布机构:
  • 【字体:    

  游客来到海滨,在沙滩上散步,偶尔会发现一种壳似斗笠,坚硬坚硬的,全身呈深褐色,尾巴长而刺突起,形如三棱剑,没头没脸的怪物,学名叫鲎。如果你想把它捕获,千万不能立即把那驮在上面的雄鲎先抓起来,否则,只能得到一半。渔村有句口头禅——“枭过鲎母”故事就是从这里来的。

  古时候,有个浪荡子叫许堵,妻叫金花,原有万贯家财,等家父死后,权力归他,无人约束,就更加放荡不羁,无所不为,终日和一班酒肉兄弟混在一起,赌、嫖、喝、玩,花天酒地。妻子金花原来也是他从这些鬼地方鬼混娶来的,她也引来一班小伙子,吃喝玩乐。两口子各行其是,谁也不管谁。时长日久,坐吃山空,能卖的卖,能当的当,最后连栖身之地也打发掉了。两口子只好搬到一个挡浪遮风的礁石洞居住,靠摸螺捉蟹、采海菜过日子。

  一天,金花哀声叹气。“哼,人到底有多少个青春呀?”金花对许堵白了一眼说,“我想你爸在世时,施舍了不少钱财给南海观音娘娘庙,你不如去许个愿,求观音娘娘发发慈悲,赐给福禄,给俺指一条活路来。”“对呀,哎,你怎不早说。我即刻就走。”许堵来到岛东岭头的观音庙,跋了几次杯,却总是面朝天,这笑杯意味着什么,他一怔,又拿起那两片竹杯,重新许愿,真的得了个胜杯。许堵见祷告生效了,眉开眼笑,接二连三叩头谢恩,就匆匆回家告慰妻子金花去了。

  这天夜里,许堵梦见观音娘娘赐他一件老鼠衣,叫他披上出去找点吃的,然后改邪归正,找个职业过日子,切记不能老鼠心肝,又食又搬,若不听忠言,你就自作自受。许堵梦得真切,醒来手上真的拿着一件老鼠衣,他好不高兴,翻身下床,急于试试是否灵验,便把老鼠衣往身上一披,真的变成了一只老鼠。他高兴得蹦跳呀、摇滚呀!之后,朝地上一个翻腾,又恢复了本相。许堵想不到竟有此一着,不禁放声大笑,把金花吵醒了。

  许堵把来由告诉了她,说完把老鼠外衣往身上一披,金花仔细一看,见许堵分明变成只老鼠。心想:老鼠也罢,反正能捞点东西吃就是好。她掀开被子溜下床来,对许堵说:“还不趁这夜深人静,出去弄点什么来填填肚子吧!”

  就这样,夫妻成一对好搭档,金花白天外出探看门路,发现谁家备了酒菜,就回来告诉许堵。当更深夜静时,许堵便悄悄地溜进这家的门,十拿九稳,三餐也就过得挺饱足的。时间一久,附近的人家常常缺肉少米,都以为是给老鼠偷去的,虽备了些捕鼠工具,偶尔也有把老鼠逮着,但是被偷的东西不但没有减少,反而越来越多,甚至连衣服呀、钱币呀,也不见了。这边议论,那边诉说,都肯定是小偷干的。弄得大伙提心吊胆,惶惶不可终日。

  过了一段时间,夫妻觉得这样不合算,这偷鸡摸狗的活儿,不外是糊口,何时才能出头天?一天,金花气呼呼地窜进来,兴高采烈地告诉许堵,说她发现王财主那间金银首饰铺新进了一批货,可多哩!她还教示说:“你从西门侧面的厕所里钻进去,向左拐弯,爬过门缝,穿过西房,那右侧就是库房,东西都放在里头。你先弄清门路,把那盒子拿一个回来,就可享用不尽,用不着每晚再去小偷小摸了。到那时,我们再迁到大陆去,买一幢洋楼,可就生活无忧了。”这天夜里,许堵遵照金花的嘱咐,披上老鼠外衣,潜入王财主家的厕所里,纵身一个翻腾,现出本相,按照路线寻去,果然在库房的箱子里,放着一个挺漂亮的盒子。一摸盒子,是锁着的;试拉一拉,就是怎么拖拉都一动不动。突然他身后“乒”的一声响,他以为被人发现了,吓得亡魂丧胆,不禁失声喊道:“我……不……是……贼,我……”接着他听到传来一长声“喵……”的猫叫声,仔细一瞧,天啊,原来是一只老花猫从楼上跳下来。

  许堵惊恐的喊声把躺下不久的雇工惊醒过来,他忙跳下床叫喊:“有贼呀,抓……贼呀……快来抓……”众伙计闻声纷纷起来,有提灯笼的、举火把的、拿蜡烛的,也有握柴棍的、拿绳索的,边跑边喊“抓贼呀!”“抓住他!”

  一个雇工从旁门追出来,险些与许堵撞个满怀,正要伸手抓住他,许堵早有准备,把老鼠衣往身上一披,“刷”的一声变成一只老鼠,从长柜下窜出来。大伙儿感到奇怪,但老鼠过街,人人喊打。此时,那猫儿也向他扑过来。幸好他身子滑,仅被猫抓破了一块皮,拼命地往外逃。众伙计一见老鼠影子,便一拥而来,在后面紧追不放。许堵吓得东逃西窜,连尿也流了出来。幸得窜得快,而且早有准备退路,才能逃出了门。

  他本想逃到海边石洞里躲藏起来,恰巧有一条采海菜的木船正要起锚赶流。他一转念,倒不如逃远一点更稳当,于是一跃窜上船板,蹲到杂物舱里,当船靠岸的时候,他不管三七二十一,一跃身朝岸上逃走了。他步履艰难地爬上一块礁石,抬头四望,我的天呀!竟是一个小岛屿,四面是茫茫大海,惊涛拍岸,如果没有住户可偷可摸,往后吃的、喝的怎么办?再者天气转冷,又如何栖身下去?许堵越想越怕,禁不住发起抖来。

  几天过去了,金花不见许堵回来,免不了有些猜疑。以往都是当晚去当晚回,可时至今天仍不见他的踪影,到底是凶多吉少!还是请南海观音娘娘来断定吧,她备了些香纸,求南海观音娘娘去了。南海观音娘娘早已知道许堵不听忠言,又生邪念,想借机过回原来不劳而获的奢侈生活,而这些都是金花逼着他去干的,心中已很不满意。见金花来了,本想给她一点教训,但仔细一思量,老鼠外衣是自己赐予的,许堵虽不听吩咐出事了,自己也有责任,本娘娘慈悲为怀,不如借她来求情之机,叫她把许堵背回来,收回老鼠外衣,不让他们继续作孽下去。于是,当夜给金花托了一个梦说:“告诉你,你丈夫就躲在离这里20里外的澳屿上,现在赐一对翅膀,你把它挟在腋下,前去把许堵背回来见我。不过你要谨记,在屿上你俩可以谈话,一腾飞,就说不得,倘若开口,就要掉到海里去,变成见不得水族的贱货。”

  天亮醒来,金花想起梦里真切,就迫不及待,依照南海观音娘娘的嘱咐,在腋下挟上观音娘娘所赐那对翅膀,向前一冲,两足一蹬,居然飞了起来。她飞呀,飞呀!忽然发现澳屿一块临海大礁石上,摊着一堆东西,俯下一瞧,竟是许堵躺在那里。她停下来细看,天呀!许堵不但饿得骨瘦如柴,而且在他的右臀部有一伤口,已化脓腐烂了,里面还爬出小虫来。她哪里知道,这是那晚被猫抓破后感染的。金花强忍恐惧,伸手往他鼻孔一摸,还有气,才摇动他说:“许堵,你醒醒,我是金花呀!你的财宝到底藏在哪里?”许堵终于渐渐睁开那双深陷而又无神的眼睛来。金花急问:“许堵,东西你藏在哪里?说呀!”

  许堵干裂的嘴唇抖动了几下,一会儿才听清他在说:“水……我……要水。”“我问你东西藏在哪里?”金花只顾紧紧追问着。可是许堵仍是呻吟着:“水、水,我要喝水。”为了及早得知许堵的东西藏于何处,金花不得已找了几处,但在这个小屿上,哪里寻来淡水呀?金花只好打点海水,叫许堵把口张开,灌了下去。许堵即便知道是海水,但他也不管是咸是淡,还是大口大口地喝下去,然后才“唉”地叹了口气,金花见状假惺惺地说,你醒来就好,东西到底藏在哪里?许堵把这几天的遭遇全盘托出来。不说则可,金花一听,心凉了九成九。心想:事到如今,我要你这废物干什么?到头来,还不是海蛇缠死鲳鱼吗?我只要把那件老鼠外衣拿到手,再加上有这对翅膀,还愁没有荣华富贵?到那个时候,年轻的小伙子还得任我选择哩,主意已定,伸手要抢许堵那件老鼠外衣。“你……”许堵紧紧抓住那件老鼠外衣不放。金花恶狠狠地一拉,老鼠外衣终于被金花抢到手了。只见她挟上翅膀,两脚一腾,飞了起来。许堵早就看穿她这一招,使出最后的力气,死劲地抓住她的衣角。金花见许堵紧拉着她,“啊”的一声惊叫。刹那间,金花翻了个筋斗,恰好许堵驮在她背上,“隆”地一声巨响,两人一起坠落下海去,双双化作见不得水族的丑动物,变成整个身躯被硬壳包得严严实实的鲎。

  本文开头说过,当你发现成对的鲎时,只要先抓住被压在下面的雌鲎,雄鲎就会痴情而又依依不舍地在四周徘徊,寻它的伴侣,结果乖乖就擒。要是你不懂得它的习性,从上面抓起雄鲎,那雌鲎就会乘机溜之大吉,难以寻找。“枭过鲎母”的口头禅就是这样来的。

  选自《广东民间故事全书·汕头·南澳卷》

  搜集整理:林松阳

  (选入时有删节修改)


相关附件: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
主办:汕头市南澳县人民政府办公室  承办:汕头市南澳县信息中心  网站标识码:4405230001  联系我们
粤公网安备 44052302000038号  备案号:粤ICP备20008825号  技术支持:南方网  网站地图

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“南澳县人民政府门户网站”,是否继续?

- -